成都天博体育设施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塑胶跑道、幼儿园场地、硅PU球场等各类球场,体育设施生产及销售,人造草坪铺装,各类运动木地板等 13800138004

热门关键词:

无论体育还是教育,内驱力来自幸福感!

发布时间:2021-09-26 15:25 欣赏人数:185
2021年9月23日,第二届中国丹麦教育论坛举行。论坛上,2021年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安赛龙与中国丹麦教育论坛中方主席、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原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李镇西先生进行了一场隔空跨界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李镇西先生本人审定。
 
 
李镇西老师与奥运冠军安赛龙隔空对话
 
△安赛龙回到丹麦后,欧登塞市政厅为庆祝这位奥运冠军回归,举行了一场隆重而温馨的欢迎仪式。
01
 
热爱是因为喜欢
 
李镇西:安赛龙,你好!首先祝贺你最近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的男单冠军。我想今天你作为一个体育明星,一个世界冠军,本来和教育是不搭界的。我呢,是一个教育从业人员,和你对话算是跨界对话。您的中文这么棒,也不存在语言障碍。那我们就从你喜欢的羽毛球聊起吧!你的羽毛球是什么时候开始练的?
安赛龙:我是差不多6岁的时候开始练的,我爸爸以前也打羽毛球,我们的家离球馆很近,他给我介绍了这个体育项目,我很快就爱上了羽毛球。
李镇西:你说是你父亲叫你练的羽毛球?如果你父亲不安排你打羽毛球,你会不会爱上羽毛球呢?
安赛龙:我的父亲不是我的教练,他只是给我介绍了羽毛球。周末的时候,我们俩去球馆玩球,我很快在那个俱乐部有机会参加了一个有教练的训练。我爸爸支持了我很多,我从小有很多比赛,他就陪我去丹麦很多地方参加比赛。
李镇西:我在想,你一定是从羽毛球运动当中获得了幸福感。
安赛龙:对。
李镇西:你能分享一下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打羽毛球吗?羽毛球给你带来了什么?
安赛龙:我觉得羽毛球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幸福,不管做什么,我都觉得有一个快乐的感觉是最重要的,要不然我不会花很多时间去做这个事情,也不可能进步很多。一开始打羽毛球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让我很开心,我的所有注意力在球上,这对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6岁的时候,我不太懂这个事情,但是我身体的感觉非常好,我很快就发现羽毛球是我生活中很快乐的一件事情。
李镇西:我在想,还没有拿冠军之前,你就很喜欢羽毛球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安赛龙:对,是的。
02
 
喜欢的是羽毛球本身,而不是拿冠军
 
李镇西:就是说,你喜欢的是羽毛球本身,而不是拿冠军。
图片
 
安赛龙:是的。拿冠军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好玩,我觉得每次打球是一个非常好玩的事情。而且我在俱乐部交了很多新朋友,可以跟他们一起玩。朋友和快乐是最重要的。
李镇西:嗯,朋友、快乐。你这么喜欢羽毛球,在训练的时候,遇到过困难没有?
安赛龙:我非常喜欢打比赛,也很喜欢赢,输了比赛之后有点不开心。输了比赛之后,你怎么去处理身体里的感觉,我觉得不管是打羽毛球,还是生活中别的事情,这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
李镇西:从某种意义上讲,你训练羽毛球也是一种学习。而内驱力就来自于你对羽毛球本身的热爱,学习也是一样的。你刚才有一句话我听了以后,很有感慨,你说你根本没有想过以后拿冠军,你是喜欢羽毛球运动本身。而我们中国很多学生,学习就是为了分数,他不是享受学习的过程,因为他的内驱力不是来自幸福感,而是来自一个很功利的结果。我就想到你的学习了,比如你的中文这么好,你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是怎么学中文的?中文是很难的,当然我们学中文,因为是母语,肯定不难的。对于外国人来说,学中文比学英文要难得多。在我们外人看来,这么一个艰苦的事,你又是如何从中文当中找到怎样的动力,驱动你去学中文的?你跟大家分享一下。
安赛龙: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故事。我以前的教练,大概6年前吧,他问我为什么你不学习中文,我说这个太难了。回家之后我想了下,我当时不是上大学或者做别的学习,而是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羽毛球上。但我还是有这个感觉,在场外的时候,我的脑子一直动,我应该花这个时间做点别的事情,我觉得学习中文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作为羽毛球运动员,我常常去中国参加比赛,我非常尊重中国的文化和中国人,我可以向中国人学习很多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就告诉了自己:好啦,那就开始吧。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一个人在网上搜了一下怎么样可以学习中文,但是我很快发现有一个老师是非常重要的。我没有压力,我觉得学习一种新的语言非常好玩。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跟中国人说,用中文交流,哇!我突然可以跟一个不说英语的人聊天,这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事情!这给我更多的动力。
李镇西:很棒很棒!听你讲,之所以喜欢中文,学中文,我理解,和一个不说英语的人可以交流,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安赛龙:对,是一个很好玩的事,而且我突然有机会跟我中国的粉丝和朋友……
李镇西:直接对话、直接交流。
安赛龙:对,而且可以建立一个比较深的关系,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李镇西:每一次小的进步,积累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又驱动你继续去学。你中文有没有考级,有没有中文水平的考级?
安赛龙:我觉得因为我不是,不是……
李镇西:对,你是说不是专业的,什么搞翻译之类的。
安赛龙:对,说实话我不太专业的。其实刚刚开始学习中文的时候,我给自己一个目标,就是打比赛之后接受中文的采访。有这种机会跟您说话,我也很幸福。我很开心我来到这儿,我要把我的中文水平进一步提高。
李镇西:你写怎么样?用中文写。
安赛龙:如果学会写的话,我要花太多的时间,毕竟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的听力。
李镇西:口语交际,听力。读是没问题的?
安赛龙:对,可以打字聊。
李镇西:你现在可以用中文打字,是吧?打中文。
安赛龙:可以。
李镇西:对,你可以在QQ上跟我聊,在微信上跟我聊,就是用中文聊的。只是说你不能用中文写文章,是不是这个意思?
安赛龙:对,是这个意思。
图片
△安赛龙和家人在一起
03
轻松、快乐、没有压力很重要
 
李镇西:你其实完全可以书面用中文交流的,只是不能够搞创作,这也非常棒了。无论你打羽毛球,还是学中文,就是从羽毛球和中文本身当中获得了乐趣,而这个乐趣就是我们说的幸福感,就是内驱力。那你给大家介绍一下你的学习经历吧!你是一边打羽毛球,还是一边学习,还是完全就没有完成正常的学业?
安赛龙:对我来讲,羽毛球是最重要的。刚刚开始学习中文的时候,我我每天都要花至少2个小时。我早上训练2-3个小时,然后回家吃午饭,然后学习中文2个小时,下午再去训练。每次开车,每次在机场排队,我听着中文的播客。每次吃饭的时候,我看了孩子看的那种很简单的中文视频。我觉得多听,也可以让我更快地学习。
李镇西:你平时在丹麦可能很少有人跟你说中文,用中文的不多。
安赛龙:我有个老师他在北京,我们用微信聊,他给我作业什么的。我的一个教练也是中国人,每次跟他做技术训练的时候,我们用中文聊天。
李镇西:刚才听你讲学中文,练羽毛球,一直强调快乐、轻松,而且没有功利。比如你刚才说学中文,你的目的就是和中国人能够交流,没有想到要达到什么水平,就很轻松。羽毛球也是一样的,你开始没有想到去拿冠军,就是好玩。我就说到教育了,我去过丹麦两次,我感觉丹麦的孩子相对来说,学习相对比较轻松、比较放松。你给我简单介绍一下,你了解的丹麦学生的学习情况,他们的学习负担、效率学习,回家以后做什么?简单说一下。
安赛龙:对很多丹麦的孩子来说,你说得很对,轻松、玩和没有压力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有的孩子他们可能可以接受比较大的压力,有的孩子选择学习适合他们的内容,学习方式不一样,所以在丹麦最重要的是好玩,然后看每一个孩子的学习是不是适合他们。如果你跟所有的孩子说你要学习一种语言,你要在学校里好好学习,你要做一个体育运动员什么的……我觉得这不对。对我来说,我比较喜欢运动,很自然地打羽毛球这是很幸福的。但是我的一些朋友很喜欢学习,在学校他们非常厉害。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
04
 
学习的目的来自内在的驱动力
 
 
李镇西:你刚才说到你练羽毛球的时候,也要参加正规的学校学习吗?
安赛龙:是的,要。一直到我14岁的时候,我开始有机会每天早上参加我俱乐部的训练,从小的时候到14、15岁的时候,我必须去学校学习一般学校的课。
图片
李镇西:就是初中毕业,我们这里叫初中毕业。
安赛龙:对。
李镇西:我举个例子,中国很多运动员就是很小就完全脱离学校了,就到训练队去。比如说这次奥运会跳水运动员全红婵,不知道你熟不熟悉,一个小姑娘,她14岁基本就没读书了,就完全脱离了正规的学习。她的文化通过其他方式,在外面找老师给她补。像你这样的,我就在想,你一直到14岁才参加俱乐部训练的,14岁以前你完全是用业余时间,比如周末去打羽毛球,是不是这个意思?
安赛龙:是的,每次有机会去球馆打羽毛球,我就去,这是我最快乐的地方,是我的第二个家。每次有机会去球馆,我记得很清楚,我对父母说,你让我晚点回家,因为我在俱乐部玩得很开心,给我很多幸福。
李镇西:那就是说你在14岁以前读中小学的时候,比一般的同学任务更多,他们只要完成正常的学习就可以了,你除了完成你的学习,还多了一项任务,你还要用休息时间去打羽毛球是吧?
安赛龙:是的。
李镇西:我就有两个问题要问,第一个问题——不过我想这个我都能帮你回答,本来我想问,你会不会觉得累?我相信你不会觉得累,因为是你的爱好。
安赛龙:我觉得其实不累,我每天都很期待去,有的时候在学校里我觉得很无聊,在我的脑子里都是羽毛球,所以感觉不累,当然有的时候身体有点累。
李镇西:心情很愉快,精神很愉快。第二个问题又来了,你刚才说你很喜欢羽毛球,上课都想着羽毛球。我就想问你花那么多时间训练,你的身体消耗那么大,你还有足够的精力保证学习吗?或者说你爱好羽毛球这个运动,会不会影响你的学习成绩?
安赛龙:当然,因为每次消耗那么多,训练量那么大,当然让你很累。有的时候我的训练量更大,我的学习可能只是听和看中文的视频,比如说在机场的时候,有很多必须做的,排队什么的。
李镇西:你就把它利用起来。
安赛龙:每次有机会我就学习一点点,这样学习虽然很累。但还是可以积累很多,我尽量每一个星期都安排一些课,因为我知道,现在我的中文水平还是有很多失误。如果我可以保持现在的水平,我当然很开心,但是我也很希望我可以继续学习,我要把我的中文水平提得更高。说实话,我觉得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是最重要的,保持就比较容易了。
李镇西:不是,我刚才还想问你的是,你在学校,就是你14岁以前正规学习,不是很多课程吗?包括语文、数学、英语,还有很多,就是你的羽毛球训练,会不会影响功课的学习?
安赛龙:哦,哦,好的。这个说实话,在学校的时候,我早上就去训练了,我学习得不太好。因为我当时就知道自己要成为一个羽毛球运动员,我只有一个机会,我不可以30多岁之后再决定我要去练羽毛球,然后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运动员。不是的。你只有一个机会,就要在很年轻时训练很多。
李镇西:对,那你也就说,你虽然14岁你才正式进俱乐部训练,但14岁前你就越来越意识到以后你的兴趣,你的主要精力将有羽毛球运动。我这样理解,你找到了一个最符合你个性、天赋、爱好、特长的一件事,所以无论花多少时间去训练,你都觉得是自己的选择。说回学习,我跟你简单讲讲中国的学生,现在我们很多中国学生,他学习的目的不是来自内在的驱动力,他的驱动力就是考试、排名次。我不知道你懂不懂什么叫排名。
安赛龙:我明白。
李镇西:你也懂的是吧?就是一个班有50个孩子,每次考试以后排个名,谁第一,谁最后一名,那学生就有了这个压力,或者说来自考大学、考个好分数,动力就来自这些压力,而不是对学习本身的动力。很多孩子他的内驱力不是来自自己,而来自别人。当这个外在压力一旦少了,比如考上大学了,他就松懈了,就不再读书了。所以,我就想这个内驱力源于幸福,而这个幸福来自自身的,不是其他人的。
安赛龙: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这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心里不想去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效果不是很好。你必须觉得你每天做的事情让你很幸福,你又觉得好玩。要不然,如果我做不喜欢的事,我怕长大之后,会后悔花了那么多时间做这个事情。
05
 
父母不能帮孩子选择未来
 
李镇西:丹麦的中小学生晚上回家作业多不多?据你的了解,或者你原来学习的时候,读书的时候。
安赛龙:我觉得丹麦的学生压力也是越来越大的。
李镇西:压力来自什么地方?
安赛龙:很多学生的爸妈可能是律师或者医生什么的,他们也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从事跟他们一样的职业。有的孩子可能不喜欢,他们要做别的事情,但是因为他们父母的目标是要孩子做跟他们一样的工作,所以孩子觉得压力很大。但是,我觉得这个不对,每个人都不一样,别人不可以为你做决定,你要用你的心好好考虑,你在将来要做什么工作。
李镇西:你的意思就是说,丹麦也有家长帮孩子选择未来,是不是这个意思?比如他做律师,可能不是学生自己愿意做律师,是家长希望他往这方面发展。
安赛龙:有的孩子是这样,当然不是所有的孩子,但有的父母是这样。但是我的爸妈就不是,他们支持我的爱好,在我的身边鼓励我说,不管你决定做什么,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你每次做这个事情就要尽力去做,不要浪费时间,就是让你开心。
图片
06
 
父母的意义不在于帮孩子决定未来
 
李镇西:听说你去年有一个孩子了是吧?是一个女儿?
安赛龙:一个女儿,她11个月。
李镇西:11个月,你作为一个父亲,对她有没有什么期待呢?
安赛龙:我没有什么期待,我希望她决定做的事情,能让她很幸福——可能是读书,可能是画画,可能是踢足球,可能是打网球,可能是羽毛球……如果是羽毛球的话,我有比较多的精力可以给她。对我们来说,我们无所谓她决定做什么,最重要的是她开心,然后努力去做。
李镇西:太好了,你刚才说的丹麦有些家长帮孩子选择,让孩子将来朝什么方向发展,你的判断,这种家长在丹麦占多数,还是少数?
安赛龙:这个真的很难说。如果有的父母不管孩子,说你想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果孩子做的事情不是很好的事情,或者他们不认真去做,怎么办?不要我们的孩子去偷懒,不让我们的孩子变成偷懒的人,我们当然要给他们动力。我觉得负责任的父母是帮助孩子发现他们在什么方面有天赋,有幸福的感觉,不要告诉他们必须做什么,但是要给他们动力。   
李镇西:说得太好了,我理解父母对孩子的意义和作用至少有两点,一个就是你刚才说的发现他的智力所在、优势所在、特长所在,然后给他提供很多机会去选择,你去试试这个,试试那个。
安赛龙:你讲得太好了!
李镇西:父母的意义不在于帮孩子决定未来,而是帮助孩子发现他自己。
安赛龙:这个是太好的话!
07
 
父亲的期待:尊重她,做她开心的事
 
李镇西:父母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示范,比如你刚才说不要让孩子成为一个偷懒的人,那父母就应做一个勤奋的人、上进的人,对孩子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家庭教育。我们现在,至少我观察的中国家长,很多中国家长都是帮孩子选择,比如现在一到周末,强迫孩子去学琴、学球、学画画、学书法、学舞蹈,几乎都不是孩子的选择,是家长帮他选择。孩子就很累,他是在为家长学,他就没有动力,而且究竟孩子真正擅长什么,他不一定知道。我觉得你就是你父母最好的一个作品,为什么呢?你父母帮你创造这么一个机会,让你发现了自己的特长,释放了你的优势,让你成了一个世界冠军。我刚才在想,从内心来讲,你会不会也希望女儿像你一样成为冠军,打羽毛球或者其他?你刚才说了你不会,你会尊重她。但如果她自己愿意从事体育运动,你可以给她更多的帮助。
图片
安赛龙:我总是会在她的身边支持她,她要做什么,我们就会鼓励她。
李镇西:你现在还记不记得你读小学、读中学的老师,对他们还有没有印象?
安赛龙:我觉得在学校的时候,当时老师在学校,他很快发现我比较喜欢羽毛球。
李镇西:他很支持你是吧?
安赛龙:是的。
李镇西:你的老师或者丹麦的中小学老师,他们的风格,他们和学生相处,他们的教学……是怎样一种情况?
安赛龙:我的老师们,我觉得他们看每个孩子都不一样,这个他们做得比较好。
李镇西:我打断一下,你说他们做得好的,就是能够看到每个孩子的不一样是吧?
安赛龙:对,是的。
李镇西:非常好,继续。
安赛龙:但是他们没有时间让课程适合每一个孩子,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们发现,比如他们知道安赛龙画画不是他的特长,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08
 
一切要源于自己内心的选择
 
李镇西:你的羽毛球运动水平主要是在俱乐部或者教练训练下提高的,但是学校的教育、老师们对你的羽毛球运动,你觉得有哪些帮助呢?
安赛龙:我觉得真的有帮助。如果在学校,学习压力太大就不利于我打羽毛球,但是他们知道我非常喜欢羽毛球。如果他们当时说你要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你的学习和学校上,那可能会影响我打羽毛球,我可能因为害怕不去打球。但不是这样的,他们支持我,有的时候我在俱乐部有个小的比赛,我的老师如果有机会,他们会去看我的比赛,这也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
李镇西:如果他们当时不让你去训练,他们就毁掉了一位未来的世界冠军。但是你想没想过,如果你不打羽毛球,你没发现你爱羽毛球,你觉得你还适合做什么?
安赛龙:我真的不知道。我非常喜欢羽毛球,我非常喜欢一个人在场上处理问题。我非常喜欢运动,也非常喜欢跟别人交流。我希望未来我自己的公司能做得比较好,但是现在,羽毛球是最重要的。
李镇西:你来过中国几次?
安赛龙:20多次。
李镇西:有20多次?你可能比起对丹麦教育了解,对中国教育了解稍微少一些。中国教育给你有什么感受?你对中国的教育有哪些了解?假如说一位丹麦的朋友问你,说安赛龙你对中国那么了解,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中国教育的特点,你怎么跟他们说?
安赛龙:如果运动员从很小的时候就搬到俱乐部训练的话,压力可能比较大。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如果你看中国,中国有那么多非常厉害的运动员,所以不能说教育这个事情是不对的。中国在每个专业、在每个方面有那么多非常厉害的人,不能说教育不对。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方式适合每一个人,虽然压力很大,但我觉得是一个平衡。有的时候你必须有压力,有的人可以接受,有的人不可以接受。
李镇西:我这个问题问得不好,让你很为难,为啥呢?一方面你中国教育本身没有太多的了解……
安赛龙: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我要给别人解释一下中国的教育怎么样,我先要带他们去中国,然后去一个学校看一看。我用丹麦语给他们解释,我觉得他们不懂,丹麦的文化跟中国的文化完全不一样,所以要先去看一下,慢慢了解中国的文化、历史,然后去弄明白这个事情。
李镇西:你说得非常好!我刚才说让你为难的意思是,你对中国教育毕竟不是特别熟悉;另外在咱们这个对话中,你又不能说中国教育……反正你不知道中国教育有哪些问题,你又不好说中国教育不好。但是我觉得你有一点说得非常好,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情,重要的是应该选择什么教育最适合于这个国家?比如丹麦我们觉得很自由、很开放,和它的文化传统是有关系的,还不能完全照搬到中国来。但是互相借鉴是可以的,觉得哪些好的,我们可以学;哪些适用的,我们可以拿来用。你学中文已经多少年了?
安赛龙:差不多6年多了。
李镇西:6年多了,从中国文化来讲,你最喜欢中国的什么东西?文化上,你最喜欢中国的什么?
安赛龙:我对中国的发展……中国的,怎么说?我怎么解释最好呢?如果看中国的历史,你们那么快变成了非常强大的——不管在生意,运动什么的,都是非常厉害的一个国家。这个真的让我很尊重,而且我觉得中国的历史非常有意思。丹麦可以从中国的教育学习很多事情,中国也可以从丹麦的教育学习很多事情,我们必须互相帮助,我觉得这个最重要。每一个国家有他们的缺点,也有他们的优点。
李镇西:对的,你刚才说了中国的教育有值得丹麦学的,那你现在能说说中国教育的哪些值得丹麦学的吗?
安赛龙:我觉得有的时候,丹麦的学生压力不太大,比如说上大学什么的。当然你要成为律师、医生什么的,你必须学习非常棒。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压力,有的孩子可能会比较偷懒,因为他觉得没关系,虽然我学得不太好,但是还有别的机会。但是在中国不可以,你必须去好好学习,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当然这是一个平衡,不要孩子有太多的压力,要不然对孩子不好,但是还要有一点。
李镇西:我懂你的意思,就是中国孩子勤奋,可能恰恰是丹麦有些孩子的缺欠。同样一个特点,朝一个方面延长就是一个缺点,朝另外一个方面延伸则是优点。过度压力会妨碍成长,但是如果一点压力都没有、不勤奋,人又失去进取心。丹麦孩子也是一样的,我们觉得很自由、很轻松,这是个很好的状态。但如果完全没有压力,不求上进,他也不好,你是这个意思吧?
安赛龙:对,这是我的意思。不好意思,我的中文水平不够。
李镇西:很好。
安赛龙:你可以帮我阐释,你用的词太好了。
李镇西:但是勤奋也好,自由也好,一切要源于自己内心的选择。比如说勤奋,勤奋不是家长逼着我去做什么,而是我自己愿意。就像打羽毛球一样,你打羽毛球很勤奋的,在我们看来是勤奋,在你看来不是勤奋,是玩,我喜欢。
安赛龙:现在羽毛球也是我的工作,我每天都期待去训练,每天都很开心,因为羽毛球也是我的爱好,从小就是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实现,我在工作却不是工作的感觉,是快乐的感觉。
图片
 
09
 
从职业本身获得乐趣
 
李镇西:你刚才说的话使我想到我自己。我搞教育搞了快40年了,很多人都觉得我把教育坚持到今天很不容易,觉得我好像是把教育当事业。我说不是,我是把教育当爱好,爱好就没有累不累的说法,我记得刚才说你一旦喜欢一个东西,不存在累,你喜欢嘛!我现在退了休,每天到单位来上班,很多人说,你不是退休了吗?我说,爱好就没有退休的说法。我们中国人——我不知道丹麦是怎么样的,中国男的60退休,女的55岁退休。我跟他们说,比如你爱好钓鱼,一个男的,他不可能过了60就不钓鱼了,为啥?退休了嘛!但爱好怎么可能退休呢?像你一样,你以后可能会退役——我们这叫“退役”,比如说我告别比赛了,但是羽毛球本身你可能是终生的爱好。这就是我说的,我们有内在的驱动力,无论是教师,还是运动员,从这个职业本身当中获得了乐趣,这个乐趣和爱好是一样的。所以,我说无论学习,还是工作,最高境界是把它当作爱好。
安赛龙:是的。真不好意思,我下午的训练马上就要开始。
李镇西:讲得差不多了,我刚才已经在总结了。你想对我们教育者,包括很多看我们对话的人,说点什么话?给他们说几句或者提点希望,或者期盼吧!    安赛龙:非常感谢有机会跟你谈这个事情,你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我非常尊重你的工作,非常感谢您!
李镇西:谢谢。
安赛龙:所有看我们对话的人,我希望他们从我们的对话中可以学习一些东西。我只是一个羽毛球运动员,但我还是希望跟大家分享我的教育观点,如果能让大家有所思考,这将是我最大的心愿。
李镇西:好的。我呢,就跟你说一句话,希望你下次到中国来,到成都来,一定要事先跟我联系,咱们有微信,我兑现我的承诺——请你吃火锅!你能不能吃辣椒?
安赛龙:可以。
李镇西:那成都火锅让你见识一下,尝试一下。谢谢你,再见。
安赛龙:再见。

客户服务热线: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感兴趣或有疑问,请点击联系我们网页右侧或者最上方的在线客服,
或致电:13800138004,孟先生,成都天博体育设施有限公司——您全程贴心的采购顾问。

我们的服务承诺:
一、信誉至上、阳光服务 
二、真材实料、确保质量、 
三、免费为客户测量、设计,上门安装 
四、三年质保,终身维护,让客户满意为准

留言:

  • * 联系人: 请填写您的姓名
  • * 联系方式: 请填写你的手机号码
  • * 留言:
  •  请描述清楚您的意向,方便我们尽最大努力来来满足您的需求!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  

其他人还搜索了:

  • 上一篇:【运动装备】智能体育设备-水中漂浮器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产品中心   /   工程案例   /   行业资讯   /   技术支持   /   常见问题   /   公司新闻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2016 成都天博体育设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15948号

    成都天博体育设施有限公司;电话:13800138004